院线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- 院线动态院线资讯

    烈火英雄》导演陈国辉:把这件“特别牛”的事儿拍出来, 好像一种使命

   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5日

  • 陈国辉第一次听说《烈火英雄》里这场大火,是在博纳总裁于冬的饭局上。

     

    一位消防队长讲起了自己参与的某场特大火灾。那天的饭局,陈国辉现在只记得两个细节: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;队长对那场大火的总结是,“我们干了一件特别牛的事儿”。

     

    此后一年,陈国辉开始尝试接触当年参与救火的消防队员,接触得越多,就越觉得自己有种使命感,把这件“特别牛”的事儿拍出来的使命。

     

    那一年,陈国辉的摄像机里,挤满了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当年的他们,最大的25岁,最小的不过18岁,在大火燃烧的十几天里,没有人知道,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他们告诉陈国辉,“我们消防员不怕死,我们最怕你们忘记我们干了什么。”

     

    陈国辉说,《烈火英雄》不是一部关于灾难的电影,而是关于谁在当消防员、他们为什么有勇气去当消防员的影片。

     

    为了最大限度接近真实,陈国辉让剧组1:1搭建巨大港口油罐区,拍摄现场真实放火,演员不用替身,亲自上阵,衣服上的全是真烧,连工作人员都要穿着防火服,以防受伤。

     

    上周末,《烈火英雄》开始在全国点映,#《烈火英雄》看哭#被顶上热搜,有观众质疑陈国辉在电影里过于煽情,他却说,“我一直在尽量克制”。在电影创作的1000多天里,陈国辉听到太多感人的故事,他说,《烈火英雄》只是“真实还原了这些故事”罢了。

     

    8月1日影片正式上映,截至目前,票房突破5亿元。

     

    最多的答案是我不干,谁干?

     

    拍《烈火英雄》前,陈国辉是爱情片导演,最为人熟知的电影是《全城热恋》《全球热恋》和《怦然星动》,9年前,已经是“亿元俱乐部”导演中的一员。像《烈火英雄》这类灾难片,在他的想象中,应该是“那些特别懂特效,擅长玩儿大场面”导演的“菜”,而他,只是好奇“消防员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”。

     

    陈国辉小时候,家里挨着个消防队,白天,隔着墙壁,能听见消防队训练的声音,有时候队员们打排球的欢呼声,也听得真切,到了晚上,有时听到一阵悠长的警笛声。他从小就很好奇,“那里面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?他们每天晚上都去干什么了?”

     

    三年前,在于冬的饭局上,陈国辉见到了一位真的消防队长,他讲起自己参与过的一场特大火灾:几十个熊熊燃烧的油罐过火面积抵得上20个足球场,保护化学罐区的消防队员手拉手连成人墙用身体抵挡流淌的大火,受命关阀门的队员双手几乎被烤焦,一个刚刚拍完结婚照的队员为保证远程供水冲向海底再也没有回来……“我觉得,我们做了一件特别牛的事儿,我们不怕死,但是我们怕被遗忘,你们觉着,这事儿能拍个电影吗?”队长说。

     

    陈国辉记得,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,而队长的最后的那一番话,戳中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   

    之后的一年里,陈国辉断断续续采访了一批当年参与救火的消防队员,那是一张张特别年轻的面孔,大多18到25岁,最年长的也不过35岁,在陈国辉眼里,他们都还是“孩子”。陈国辉对他们的印象是,“简单、朴实,不太会表达”,却有一种天然的使命感。他问他们,“你们为什么当消防员?”得到的最多的答案是“我不干,谁干?”。

     

    说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陈国辉身上也突然有了种“使命感”,那种“使命感”推着他,一定要把这些和平年代“最可爱的人”的故事搬上银幕,用影像抵挡遗忘。

     

    拍摄现场,

    每天过火面积相当于一个足球场

     

     

    《烈火英雄》里燃烧的大火,几乎填满了整张银幕,耳边时时响起的火焰嘶鸣声,逼真还原了这场超级大火的现场,隔着银幕,都让人紧张到喘不过气。

     

    陈国辉说,每一天拍摄现场的过火面积都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。剧组按照消防员的着装,给每个在场的人定了防火服,无论演员、导演,还是现场工作人员,只要在现场,就得穿上防火服。因为,现场的每一场火“都是真的”。

     

    放弃特效,陈国辉几乎把整个剧组拉进了火场,1:1搭建了巨大港口油罐区,现场放着几十个燃气管,每天火都是呼呼往外喷,地上流淌的也全是真火。

     

    主演黄晓明透露,自己现场演戏时,身上着的火“全是真的”,所有戏份都是演员们亲自上阵,谁也没有替身。每拍完一条,陈国辉现场招呼大家的一句话,就是“有没有人受伤”。

     

    “现场真的很危险,我不想拍成一部特效电影,只有真实去拍,演员才能真实感受到当年发生了什么事。感谢刘伟强让我用最安全的方法拍完了这部最危险的电影。”陈国辉说。

     

    没煽情,90%以上是真实故事

     

    除了对火场的真实还原,电影中的故事,90%源于真人真事。影片路演时,许多观众被影片感动到泪流满面,有观众“抱怨”陈国辉“太煽情”,而他却说,“我一直在最大限度地克制自己”。

     

    电影里,饰演中队长的杜江和队员们在火灾现场陷入生死危机,灭火泡沫用完了,水也断了,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杜江拿起手机打开视频录制,让每一个队员跟家里人最后说一句话,堪称影片最大泪点。

     

    陈国辉说,当年在火场,这场戏的原型们,很多人对着镜头都讲不出话,都在哭。他问队长,为什么当时还录这个视频?队长说,“火这么大,如果我们死了,可能全部都汽化了,根本找不到,录下视频,最起码,家人知道我们做了什么”。

     

    “消防员也是普通人,他们的背后也有家人呀”,陈国辉说,他希望观众不止从电影里看到灾难,更希望看见“英雄”的另一面,英雄也是普通人,他们也会恐惧、也会痛苦,也有日夜牵挂他们的至亲。

     

    有观众质疑,电影里黄晓明的角色有“BUG”,“火场那么高的温度,怎么可能徒手关了那么重的阀门呢?”

     

    陈国辉曾经问过原型人物同样的问题,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,他说,“我不知道,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,后来手已经麻木了,感觉不到疼,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一定把阀门关上,出去见我的老婆儿子,根本没有想过当英雄什么的”。

     

    而片中,杜江和小分队手挽手,拉成一堵人墙,用身体抵挡流淌火的蔓延,也是真的,“那场戏我稍微夸张了些,我拍的是人墙距离化学大罐只有1米的距离,队员们用身体去抵抗大火,当年的实际情况是,火烧到距离大罐5米时,泡沫用尽,水枪断水,战士们就是用自己的身躯在抵抗大火。”陈国辉的眼角有些湿润,“看电影的时候,你可能觉得这些很多都是硬伤,但这就是事实,就是真实的事,所以,我现在已经不愿去做过多解释。坦白说,我最关心只有消防员怎么看,他们觉得我拍得是否真实,他们觉得真实,就够了。”陈国辉说。

     

    《烈火英雄》结尾,主题曲响起,银幕上出现了真实消防员在火灾现场的纪录片。陈国辉说,希望观众永远记得记得这群最可爱的人,拍《烈火英雄》,他很自豪。(杜思梦)

     

  • 上一篇:《使徒行者2》上映首日票房破亿
  • 下一篇:新中国成立70年主旋律电影发展回眸
  • 首页-院线简介-院线动态-影院信息-影片介绍-技术交流-政策法规-加盟合作
  • 吉林吉影电影院线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6001255号-1 技术支持:星广传媒 

CONTACT US

  • 400-6909-800
  • 点击关闭
    • 在线客服
      在线客服